第二天早上,四人準時坐在候診室裏,每個人都是怨言滿腹,主人趙文成倒是神采奕奕。

「你們應該都知道為什麼會被叫來這裏吧?由於你們把一個月的期限全浪費掉,罰金一毛也沒交出來。村長本來堅持要趕你們走,但我向來認為對年輕人應該多教導少責罰,所以拜託村長把你們交給我,讓我教你們一點規矩。所以希望你們好好跟我配合,才不會愧對村長的寬宏大量。」

阿蘇冷冷地說:「少來這套,我看你們是怕我們下山以後會把飛碟的事到處傳,才要把我們留在山上洗腦吧?」他本來不肯起床卻硬被搖起來,所以心情特別惡劣。

趙文成目光如電地瞪著他,即便是狂妄成性的阿蘇也不禁瑟縮了一下。

「你少自作聰明。我只要求你們一天撥兩個小時的時間,為村子盡一點心力。等我認定你們合格以後,處分就正式取消。到時你們可以盡管把村子當自己家,大家都不會追究你們以前的過失。好了,從明天開始,工作時間是每天早上六點半到八點半,不准遲到。」

「六點半!」哈將驚恐地大叫:「這麼早誰起得來?」

「村子裏有很多年紀比你們大三倍的人,每天五點半起床工作,年輕人憑什麼起不來?現在分組,雯麗跟哈將去果園幫忙,華笙跟阿蘇去老王羊舍掃羊欄。」

零兒怯怯地問:「醫生,可不可以讓我跟阿蘇同一組?」

「小姐,這是處罰。妳當是郊遊,還可以選同伴呀?不行。現在你們馬上去工作地點報到,我已經打過招呼了,那邊的人會告訴你們工作細節,明天正式開始。出發!」

他從頭到尾雙眼直視前方,一刻也沒有停留在咚咚身上,講起話來更是正氣凜然,還真的頗有村幹事的架勢。只是咚咚心裏知道,這傢伙鐵定會找機會整她。別的不說,光看這分組就顯得居心叵測。

眼前也管不了這麼多,她只想趕快離姓趙的越遠越好。

分開的時候,零兒對她投來充滿期待的眼神,她知道她一定是要她幫忙探探阿蘇的口風。

理論上她很樂意幫忙,但是一看到阿蘇那副吊兒郎當的德行,她就一肚子火。

「麻煩你走快點好嗎?我待會還要上班。」

「妳要全身羊臊味去上班?這樣對妳嫁入豪門的計劃很不利呢。」

咚咚懶得多說,把他扔下,自己快步衝到羊舍向老王報到。沒想到老王堅持要她和阿蘇同進同出,不然就算兩個人都遲到。咚咚只好氣呼呼地回去找阿蘇,他老人家還在那悠哉游哉地散步呢。

「你快點好不好?王先生在等欸。」

阿蘇歪頭斜眼瞄她,「那妳推我走啊。」

咚咚氣炸了,本想拿條鍊子拴著他脖子拖走,轉念一想,何必這麼辛苦呢?

「沒關係,我去跟王先生說你有膀胱炎,走太快會失禁。」她說完轉身就跑,阿蘇果然追上來了。

老王先是絮絮叼叼地數落他們跟現在所有的年輕人一頓,接著就帶他們熟悉環境,認識工作,等結束的時候都快九點了。咚咚拼死衝到園區,整整遲到二十分鐘。主任正要狂電她,路浩嵐卻不知從哪裏冒出來。

「丁華笙,過來一下。」

看到主任和其他同事憎厭的表情,咚咚心想,很好,這下大家又更有理由恨她了。

「妳怎麼搞的,全身髒兮兮還臭得要命?摔到河裏去了嗎?」

咚咚心想,這位老兄明明喜歡她,卻還敢嫌她髒臭,實在是很帶種──這個詞往往是「笨」的代名詞。不過他一臉擔心,好像真的以為她出了什麼事。

「不是,我被分到打掃羊欄。」

「這樣啊?那妳以後可以晚半個小時上班。」

「副所長,您不是向來對遲到的人絕不寬貸嗎?要是給我這種特權,你以後怎麼帶下屬?」

「妳…妳居然這麼關心我…」他頭上似乎冒出了粉紅色泡泡。

饒了我吧!咚咚心裏哀嚎著。

可惜的是,今天全世界都不打算饒過她。

本來打算加班補早上遲到的工作,下班鈴聲一響起,零兒的奪命連環call就來了,她只好出去跟她會合。

零兒雙眼閃亮地迎上來,迫不及待地問出她等了一天的問題。

「他怎麼說?」

「誰怎麼說?」

「阿蘇啊!妳沒跟他提到我?」

咚咚這才想起來,零兒對她寄予厚望。然而想到阿蘇今天的惹厭表現,忽然有股衝動想叫零兒死心算了。萬一這位小姐真嫁給阿蘇,自己包的紅包就會落入阿蘇口袋,光是想到這點就讓她超級不爽。

「抱歉,今天時間太趕,來不及跟他談。我保證明天一定幫妳探他的口風。」

第二天早上,阿蘇賴在被窩裏死不肯起來,零兒跟哈將叫了好幾次都沒用。

眼看時間快來不及了,咚咚大踏步走到他床位旁,一把拎起薩克斯風的箱子。

「你不去就算了,我直接拿這東西彌補我的精神損失。」

阿蘇一骨碌跳了起來,「還我!」

咚咚閃開他的追擊,跑到圍牆邊把箱子伸出牆外。「給你三分鐘準備出門,不然我就把它扔下去。」

「妳不敢。」

咚咚露齒一笑,「要試試看嗎?」

兩人互瞪著,零兒和哈將連大氣都不敢吭。三十秒後,阿蘇冷冷地說:「算妳狠。」便走進盥洗室。

零兒小心翼翼地問:「咚咚,妳是開玩笑的對吧?我知道妳不會真的把薩克斯風摔壞的。」

「當然不會,我怎麼會這麼缺德呢?」頂多把箱子藏到羊糞堆裏讓阿蘇去找而已。

老王羊舍養了一隻公山羊,四隻母山羊,還有兩隻小羊。這裏出產的羊奶向來是村民的最愛,阿音婆更是每天都要買個三四瓶。

清掃羊舍的時候要先把羊趕到大鐵籠裏,再把地上的糞便和雜草耙成一堆,鏟出去做堆肥,再刷地沖水。

咚咚並不介意髒臭,因為小羊很可愛。只是人就一點也不可愛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
killers

第八格

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