鐘樓位在一片濃密的竹林深處,路燈照不進來,四周伸手不見五指。穆德用手機上的小燈充當照明,雖然光線很弱,至少不用投錢。

鐘樓曾經崩塌過,現在已經變成危樓了。不但樓上的大時鐘停止走動,門口還堆滿了石塊和木頭,兩人花了一番功夫才跨過去。

室內也是七零八落,滿地都是瓦礫,有些地方連鋼骨都露出來了。

綏堯緊張地跟在穆德身後,走進鐘樓的長廊。忽然她旁邊的瓦礫堆裏傳出喀擦喀擦的聲響。她嚇得跳了起來,一頭鑽進穆德懷裏

「那是什麼?」

「是老鼠。不用緊張。」

「哦。」綏堯貼在穆德胸前點頭,心臟還急速地跳個不停。

一分鐘後──

「同學,可以請你放開我了嗎?你巴這麼緊我沒辦法走路。」

在昏暗的光線中,他看見綏堯的小臉又皺起來,有點不耐煩。

「你該不會又要哭了吧?」 

「我才沒哭!」只是眼眶有點濕潤而已。

兩人繼續前進,四周非常安靜。可惜走沒幾步這寧靜就被綏堯打破了。

「喂。剛才我依偎在你懷裏,你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嗎?」

「有啊。我深深地感覺到你是我見過最神經質的人,一點小事就要大呼小叫。」

什麼態度啊!綏堯正想抱怨,眼前卻出現讓她嚇一跳的景象。

滿地的斷垣殘壁中,清出一塊地方,放著一張行軍床和一個小矮桌,桌子上還放著一台小電視跟檯燈。穆德試了一下,電視跟檯燈都還能用。

綏堯目瞪口呆,「這裏有電?還有人住?誰會住這裏?」

「總之不是正常人。」

「所以是……看守封印的惡魔嘍?」

「八成是。」

不遠處傳來激烈的碰撞和磨擦聲,還有某種低沈的吼聲,讓人連頭髮都豎起來了。

綏堯跳了起來,「那是什麼?」

「絕對不是老鼠。」

「我們快逃吧!」綏堯快哭了。

穆德一臉受不了的表情。

「逃?你不是要來解開封印嗎?」

「可是……」真的很可怕啊!

穆德冷笑,「話說得好聽,結果還是沒膽是吧?」

綏堯氣壞了。「誰沒膽?要找死是吧?我奉陪!」

藉著檯燈的燈光,他們開始四處查看。

綏堯故意背對穆德,卻又不時回頭偷看他。看到穆德只顧搜尋,完全不在意她,氣得快昏倒。

當她再次回頭,看到一個驚人的景象:一個非常高大的身影,正靜悄悄地從背後接近穆德。最可怕的是,那個人除了頭頂上一撮油膩的亂髮以外,全身都用繃帶包住,完全看不到長相。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還沾著泥土,完全像是從墳墓裏爬出來的木乃伊。

「穆德!」綏堯發出淒厲的尖叫,但是已經來不及了。

木乃伊揪住穆德衣領,把他狠狠往後扔,摔在綏堯腳邊。

綏堯把他扶起來,「你沒事吧?」

穆德沒時間回答她,因為木乃伊正一步一步向他們走來,巨大的手掌無情地朝兩人伸出。

「快逃!」

兩人在斷垣殘壁中沒命地奔逃,木乃伊也以驚人的速度追了上來,只要有石塊擋路,馬上就會炸開,鐘樓裏碎石煙塵四散。

眼看出口就在眼前,忽然兩面牆壁轟然倒塌,擋住了去路。

綏堯全身發抖,緊抓著穆德的手。「穆德……」

穆德雙手握拳。只要再使勁一點,他的魔力就會恢復,不用怕那個木乃伊。但是這樣一來,幾分鐘之內這裏就會被敵人團團包圍。

「吼……」

剛才聽到的低吼聲再度響起,只是距離更近,就在他們頭上,也更讓人血液凍結。

兩人抬頭,只見在一堆瓦礫石塊的上方,伏著一隻像熊一樣大的黑色野獸。

綏堯看不出來那是什麼,只知道那個東西有六隻血紅的眼睛,還有數不清的利齒和鐮刀一般的爪子。

她覺得自己快要昏倒了。

穆德瞪大了眼睛,「三頭狗……」

學校裏居然有這種魔獸?

三頭狗又吼了一聲,朝兩人撲了過來。

綏堯還來不及尖叫,又有另一道身影衝過來,一腳把野獸踢飛。居然是那個木乃伊。

木乃伊伸手擋住三頭狗的大嘴,回頭朝綏堯和穆德大吼:「快點走!」

綏堯來不及驚訝木乃伊居然會說話,拖著穆德努力逃命。

穆德忍不住回頭朝木乃伊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為什麼,這個木乃伊竟然給他一種莫名的親切感?
--------------
粉專:
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rskrs/

部落格:
第八格
http://killers.pixnet.net/blo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
killers

第八格

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