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v  

 

小說組第一次聚會,阿芳學長就給我們一人一份「人生必讀的五十本書」清單。我那時不懂事,一拿到就隨手亂塞,這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張快變成紙漿的書單挖出來。

阿芳學長靠著「挪威的森林」接近心儀的女孩,我也要藉著這五十本書建立我們之間的連繫。

為了找齊五十本書,我跑遍重慶南路的書店,一家一家地找。正當我左右手各提著兩袋重死人的書,在書架中拼命尋找馬奎斯身影的時候,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,書袋底部裂開,兩本書正砸在那位仁兄腳上。

「啊,對不起!」我真是嚇死了,生怕把人家弄到骨折,然後我才發現那個人是韓廣誠。「阿廣!」

「沈沛軒,」他幫我撿書,笑得有點無奈,「好像我們每次見面都會發生不幸哦?」

我先發制人,「對,都是你帶塞連累我。腳有沒有怎樣?」

「沒事。妳買這麼多書幹嘛?」

「增加文化素養啊,不覺得我越來越有氣質了嗎?」

「有嗎?剛看妳背影,還以為是提著菜籃的歐巴桑。」

我舉起書袋,「你是想要我再砸你另一隻腳是吧?」

他趕快舉手求饒。

我們閒聊了一會,他提議一起吃晚餐。正好我逛得有點累了,加上有人幫我拿書,何樂不為。

他帶我去的地方很特別,從衡陽路上兩間商店中間的窄窄通道走進去,居然有一片空地,旁邊幾棟平房,幾乎全是小吃店。

我大為驚歎,「哇,這幾間房子就困在一堆樓房中間耶!那出入不是很不方便?」

阿廣哭笑不得,「小姐,後面有巷子通到大馬路,不用擔心。」

看到旁邊也有路人在偷笑,我真是給他有夠尷尬。算了,反正我就是鄉巴佬啦!

阿廣推薦我吃烏醋麵,味道真的不錯。

「對了,妳前一陣子不是在研究『什麼是文學價值』?研究出來了沒?」

我白他一眼,「反正不是祭文就對了。」

「那妳不是一直想當作家嗎?現在又進了文學社,應該有在寫東西吧?有沒有什麼作品可以借我欣賞?」

我心中一緊。老實說,自從上篇小說被小可學姐狠批之後,我就完全沒動筆了。滿腦子都是阿芳學長,根本沒心情寫作。

「有一篇,不過寫得很爛,還要改。」

「那麼,其他方面的進展呢?」他笑得很詭異。

「什麼其他方面?」

「男朋友啊!妳上大學也有一陣子了,戀愛學分修得怎麼樣?」

「沒有啦!我是專心讀書的好孩子。」

「厚厚!」他一眼看破我的謊言,「妳少裝蒜,臉都紅了!」

天哪,我真的這麼容易看穿?

「那是麵太燙啦!」

「少來這套,快點招來,是誰?」

「你管我!」

他理直氣壯地反駁,「妳還不是一直管我的事?」

這倒是真的,我只好認了。「是我社團的學長。可是還沒有在一起,所以不是男朋友。」

他顯得興緻勃勃,「長得怎麼樣?」

「很帥。」這是真心話,自從喜歡上學長以後,那頭捲毛怎麼看怎麼舒服。「而且很有才華,文筆很棒。」

阿廣非常雞婆地說:「有才華的男生多半都很花心,妳要小心點。」

「誰花心啊?人家是很痴情的!被女朋友拋棄了四五年還在想念她,誰像你‧‧」我連忙住口,但還是來不及了。

阿廣慢條斯理地喝著湯,沒看我。

「對不起。」我只好老實道歉。

他笑著搖手,「不用道歉,我知道妳就是最喜歡痴情奇男子,所以看不上我這種輕浮的男人。」

我瞪他,幹嘛講成這樣啊?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
killers

第八格

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