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啊!原來你真的把女朋友藏在房間裏,好奸詐!我要去看她!」咚咚跳起來朝臥房走去,趙文成連忙拉住她。

「那不是女朋友,是我養的貓。」

「真的嗎?我也喜歡貓咪耶,讓我看看牠!」

「不行不行,我的貓很怕生,所以才把牠關起來。妳坐一下,我去看看。」

他走進臥房,發現立燈倒在地上,還撞倒了一排擺設。「妳在幹什麼?」

「我太緊張了,不小心碰到。」路夫人忙著撿拾地上的物品,「你也來幫忙呀!」

他氣極,不想再跟她攪和,逕自關上門出去。

「貓咪怎麼樣?」咚咚問。

「還好。妳怎麼不喝茶呢?快喝。」

咚咚捧起茶杯喝了一口,「趙醫生,這茶好好喝哦。」

「那當然,是最高級的茶葉。」還加了頂級的料。

「那你自己怎麼不喝呢?還一直盯著我。」

「想太多,我盯著妳做什麼?」趙文成連忙拿起冰茶喝了一口。

咚咚打了個大呵欠。「好累哦。趙醫生,老實說,我是來拜託你載我回村子的。我本來跟著樂團一起坐車下山,可是人好多,我不想再跟他們擠回去。」

「我不是說了待會我朋友會回來嗎?」

「那就三個人一起去嘛。也可以把她介紹給村裏的人呀。」

「這太離譜了。」他忽然覺得眼皮有些沈重,「我們只想享受兩人世界,要是這時去山上…她會生氣…」

「趙醫生,你怎麼了?累了嗎?」

「不是,我只是…被妳弄得…有點煩…」他癱坐在沙發上,意識急速地模糊,連再說一句話都嫌費力。

「趙醫生?趙醫生?」咚咚叫了他七八聲,他只是瞄她一眼,就沈沈睡去。

路夫人打開臥室門走出來。「真是,沒想到他會用下藥這招,我還真怕妳喝下去。」

「妳在裏面一出聲我就想到了,而且他盯著我喝茶的樣子很奇怪。好了,把顧問叫上來吧!」

幾分鐘後,一直躲在路夫人車裏的小柔也來了。原先的計劃是咚咚把趙文成引開,小柔幫路夫人找手機,不過現在趙文成自己躺平了,倒也方便。

路夫人領著二人來到藏手機的地方:書桌下的小保險箱,上面附著一個看起來很可怕的數位密碼鎖。

小柔取出解碼器──絕對不要問她怎麼得來的──跟密碼鎖連接,沒一會兒就讀出了密碼。然而保險箱打開後,卻看不到手機的蹤影,更沒有情書。

「怎麼會這樣?」路夫人大驚,「我明明看到他從這裏把手機拿出來給我兒子看。」

咚咚從桌上筆記本裏挑出一張文件,「維修收據。他把手機送去修了。」

路夫人花容失色,連小柔也呻吟了一聲。

三人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,把屋子都翻遍了,還是一無所獲。沙發上的趙文成翻了個身,發出呻吟。

咚咚很緊張,「他該不是要醒了吧?」

「不會吧?他說那藥會讓人睡一下午的。」

「可是他只喝了一口,而且搞不好他常吃安眠藥,有抗藥性…」

「那我們快走啊!」

她們手忙腳亂地把物品快速歸位,飛也似地在趙文成醒來之前逃出門外。

沒想到慘劇再度降臨。當電梯門在咚咚面前打開時,她赫然跟路浩嵐碰了個正著。

小柔反應最快,一把將路夫人拉到自己身後。她的身材比路夫人大了一號,勉強遮得住。

「嘿,副所長,你在這做什麼呀?」咚咚強忍震驚,一臉天真地開口,並且試著用嬌小的身軀擋住他的視線。

奇怪的是,她似乎不太需要這麼做,因為路浩嵐的雙眼幾乎是釘在她身上。

「妳…妳才是哩,在趙伯伯家門口幹嘛?」

「我們來找趙醫生玩,結果才聊一下下,他要睡午覺,就把我們趕出來了,好無聊哦!」她偷瞄了門口一眼,生怕趙文成在這時候清醒追出來。

「妳們?」路浩嵐這才注意到貼在牆邊的小柔,和藏在她身後的人影。「游婉柔,妳糾纏我爸爸還不夠,連趙伯伯也不放過?幹嘛把丁華笙也找來?」

「天大的冤枉,副所長,是這位叮叮咚咚小姐自己吵著要來的。」小柔身體努力往後靠,險些把路夫人壓扁。

「妳後面的是誰?幹嘛要躲躲藏藏?」路少爺起了疑心,大步往兩人走去。

「這是我朋友。您不要一直靠過來嘛,人家很害羞,一看到陌生男人就會緊張。您會嚇到她的。」

「妳騙誰?哪有人會怕羞怕成這樣?」他低頭看到路夫人的腳。「那雙鞋我好像在哪裏看過?」

「哎喲!」小柔誇張地說:「副所長,原來您是…我真不敢相信!」

「妳在說什麼?」

「你沒看『金法尤物』嗎?裏面說,要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鞋特別敏感,就表示他是同性戀!我的天啊,我要暈倒了!我們全村純情少女的幻想破滅了!」

路浩嵐的臉立刻變成紫色,「我才不是同性戀!」回頭對著咚咚大叫:「我只是覺得那雙鞋很眼熟而已。這叫記性好,不是同性戀!」

小柔格格嬌笑,「你否認得這麼激烈反而更可疑哦。」

「妳閉嘴!」路浩嵐吼完小柔又回頭對咚咚澄清,「我絕對不是同性戀,聽到沒有?」

「聽到了…可是你對我吼幹嘛,我又沒說你是。」咚咚莫名其妙。

路浩嵐這才鬆了口氣,從腦充血的危機中解脫。「反正,反正妳記清楚就是了!」

「副所長,既然這樣可不可以請您發揮紳士風度,送叮叮咚咚小姐回村子呢?我跟我朋友待會還有事,不能載她。」

「哦,好。」沈冤得雪的路浩嵐忽然成了個聽話的乖小孩,再次按下電梯鈕。

「那兩位慢慢等電梯,我們走樓梯下去。待會要吃大餐,先運動一下開胃。」小柔揮別了兩人,一面小心地護著路夫人走向樓梯。不過這也是多餘的,因為路浩嵐仍是微張著嘴,像個呆瓜一樣盯著咚咚。

咚咚見兩人消失在樓梯轉角,緊張的情緒稍微平復,隨即警覺到一個危機:萬一路浩嵐日後向趙文成提起,在他家門口看到她跟小柔跟神祕女子,她們不就倒大楣了嗎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
killers

第八格

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