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兒不齒地說:「妳真的有外遇!」

「那是二十幾年前的事,妳們都還沒出生呢。而且早就結束了!」

「可是妳還是外遇了呀!」

「至少我沒有丟下家人不管,自己跑去南美洲!」路夫人的玉容漲得通紅,「浩嵐三歲的時候,我肚裏正懷著我女兒,路振家居然這時候決定辭掉藥廠的工作,帶著全部積蓄到巴西跟人合夥研發新藥。我說這樣太冒險,他回我一句『男子漢就是要冒險』!」

她停下來深呼吸,免得血壓破表。「忘了告訴妳們,巴西那個人就是趙文成介紹的,也是趙文成煽動我那個豬頭老公去巴西當『男子漢』。他的目的就是把路振家調開,他好對我出手。幸好老天有眼,那陣子他家裏出事,他忙著跟親戚爭財產,沒時間來招惹我──那次他被挖掉一大筆錢,真是活該。可是最慘的人還是我,挺著大肚子帶著小孩住在娘家,身上一毛錢都沒有,天天被鄰居說閒話,還要上班被主管念,都快發瘋了。那時我公司裏有個男同事對我很親切,常常開導我,我們不知不覺越走越近,等我生完孩子我們就…」她的臉又紅了,當然不是之前那種抓狂的紅。

零兒不以為然,「那妳就離婚跟那個男人結婚嘛,幹嘛要外遇?」

「他也結婚了,我們兩個都是絕對不可能離婚的。我從他那裏得到暫時的安慰,在路振家回來之前就散了。可是我真的沒想到,都過了這麼久了,我寫給他的信居然會落在趙文成手上,我更不敢相信那個人會出賣我!」說著眼淚就迸了出來。

咚咚搖頭,「夫人,這就是妳不對了。沒看過偵探小說嗎?從福爾摩斯到艾勒里‧昆恩都有明訓,情書不能亂寫啊。古今中外多少有錢太太都嘛是栽在情書上頭,那個東西一旦落到別人手裏,就只能任人宰割了。就算要寫,至少也用個密碼暗號什麼的嘛,再不然就像不可能的任務那樣,讀完五秒自動銷毁…」看到其他人的表情,她閉上了嘴。

小柔說:「我想,您剛剛在趙醫生家應該沒找到信吧?」

路夫人搖頭,臉色再度轉為蒼白。「我也想過,他應該會把信收在市區的房子裏,不會放這邊,只是想來碰碰運氣,看來我真的沒什麼運氣。他給我一星期的時間考慮,要嘛跟他上床,要嘛名聲掃地。我現在什麼都不管了,無論如何都要把信拿回來。這件事絕不能讓我老公發現,但是要我讓那雙髒手碰我,還不如去死的好!」

咚咚問:「對了,妳剛剛是怎麼進去的?」

「我女兒在英國加入一個犯罪研究俱樂部,他們的網站上有教人用瑞士刀開鎖,我練習了好久才學會。

零兒說:「那不叫犯罪研究俱樂部,那叫『引誘犯罪俱樂部』!」

咚咚說:「那他們有沒有教人怎麼解決更複雜的鎖跟保全系統?有的話就可以去市區那邊找了。」

小柔問:「要是趙醫生把信放銀行保管箱怎麼辦?」

「那…問妳女兒有沒有教人搶銀行。」

「好了!」零兒嚴肅地說:「路夫人,我勸妳還是直接向路董坦白道歉吧。自己招認總比讓別人告訴他來得好,也省得趙醫生加油添醋。」

「開玩笑!」路夫人跳起來,「如果是二十年前,他可能還會忍下來,現在他已經不是靠岳父提拔的窮小子,絕對會立刻發飆離婚的!」

現場一陣沈默。三人想到路振家說「絕不允許別人破壞我名譽」時冰冷的眼神,不得不同意她說的有理。

零兒說:「就算離婚,妳應該也分得到財產吧?」

「不是錢的問題!我嫁他嫁得莫名其妙,忍他的死個性忍了二十幾年,到老還得被他休掉?哪有這種事!」

「那妳想怎麼樣?」零兒不耐煩地說:「這也不要那也不肯,又不知道信在哪裏,天底下哪有盡如妳意的道理?」

「大人的事妳懂什麼?我不用妳一個小丫頭來教訓我!」

零兒反駁,「哈哈!做賊被小丫頭活逮的人不曉得是誰哦!」

小柔阻止兩人爭吵,「其實找不到信也沒關係呀,只要趙醫生告訴妳信在哪裏不就得了。」

「他怎麼可能告訴我?」路夫人快被這三個傢伙搞瘋了。

咚咚說:「當然可能,妳就把他最重要的東西拿到手,逼他跟妳換不就得了。」

零兒吐槽:「誰會知道他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?」

小柔說:「這倒也不難。這個年紀的男人最重要的應該是…」

咚咚衝口而出:「威而剛!」

小柔搖頭:「不,是生髮水。」

「手機。」路夫人不屑地說:「他買了一隻什麼全球限量一千支的手機,編號八八八,黃金鑲鑽,鑽石好像還是從哪個國王的王冠上拿下來的,他寶貝得要命,活像有那支手機就比別人高等一樣。」

「那他會隨時帶在身上嗎?」

「當然不是。他放在市區的家裏,等參加高級聚會的時候才拿出來炫耀。路振家那白痴還真的很眼紅哩,整天嚷著要跟他買下來。」

「那就簡單嘍。只要找機會混進他家裏,偷到那支手機就好了嘛。」咚咚興高采烈地說:「當然啦,要好好計劃一下,再加上可靠的幫手。」

路夫人有些不敢相信,「妳是說妳要幫我?為什麼?」

「因為好玩!」她回答得非常爽快。

小柔熱心地說:「如果缺人手的話,我也可以略盡棉薄之力,只要再加一點顧問費就行了。」

「不用了,謝謝妳們的好意。但是這是攸關我生死的大事,不是小女孩玩家家酒。」

「對不起夫人,剛剛不就是您帶頭玩警察抓小偷的嗎?」小柔一句話讓她啞口無言,「妳現在落在下風,不找人幫忙的話,絕對沒有勝算。路董當然是不可能,至於您那位公子嘛…」

「絕對不能讓他知道!」路夫人臉色鐵青,眼看情況已經是險惡到了極點,也只能豁出去賭一賭。「好吧,就請妳們幫我這個大忙。成功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報答妳們的。」

咚咚和小柔不約而同地朝零兒看過來。零兒看見這兩人不知不覺竟變成一掛,不由得生起悶氣來。

「抱歉,我是可以保密,但這事我不能參加,最近還有別的事要忙。」

「我知道,模範生小姐忙著找外星人嘛!」看到夫人疑惑的表情,小柔笑得燦爛,「夫人,要適應這村裏的生活,神經要粗一點才行哦。」

夫人的表情告訴她們:我才不想適應!

回到家裏,零兒抓著祖母問:「阿嬤,您上次說過路董故意裝醉娶到他太太的事,是誰告訴您的?」

「趙醫生啊。」阿音婆不假思索地回答:「他那次晚上喝多了,來店裏買解酒液,腦筋不清楚說溜嘴,說他酒量太差,不像阿家,喝完一瓶洋酒還有辦法裝醉騙到一個老婆。講完後他後悔得不得了,還一直叫我千萬不能說出去呢!」

叫妳別說出去,不是痴人說夢嗎?兩個女孩心想。

那天晚上零兒一直板著臉,不發一語。一來氣自己又被耍,二來氣路夫人的態度。不管有什麼理由,外遇就是不對,幹嘛還講得像都是別人的錯?

她也不能理解咚咚為什麼要跟著起鬨。替外遇的人掩蓋證據,這種事完全不合她的美學。

咚咚明白她的想法,但是這麼刺激有趣的事,她是打死也不願錯過。此外在她的觀念裏,外遇是家務事,造謠恐嚇跟性騷擾可不是。

總之,她這回跟趙文成卯上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
killers

第八格

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