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這聲音,志恒更加懷疑:「真是謝謝你的好意,我心領了。不過在你離開學校之前,我還是會看好我的制服,相信你不反對吧?」

這時只聽到小翎「啊」了一聲,手機裏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。

「志恒學長,你要是真這麼擔心,今天就一整天待在教室裏不要出去不就得了?」

「你是誰啊?」

「還我啦!」小翎搶回手機:「對不起志恒,學弟在旁邊起鬨,你別介意‧‧」

「要是你每次搞鬼,我都放在心上的話,我早就沒氣了。」志恒沒好氣地說完,當場掛了電話。

越想越覺得不舒服,他打這通電話的用意到底是什麼?真的只是向他道歉嗎?既然如此,為什麼要當著一群學弟的面打?那群人還在旁邊偷笑,擺明了是在看好戲。

還有,他之前明明有兩次幾近成功的紀錄,可說是後勢看漲,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退出?

再仔細回想手機裏聽到的聲音,好像是樹很多的地方。他到底在哪裏跟學弟聊天?公園?還是‧‧校園‧‧

手機響了:「學長學長,陳少翎剛剛進來了!」

志恒跳了起來:「真的?他身邊有沒有帶人?」

「他是自己來的。要我們把他趕出去嗎?」

「他是這裏的學生,你們拿哪一條法律趕他?跟著他,看他去哪裏。」

過了不到五分鐘,手機又響了,傳來學弟慌張的聲音。

「學長對不起,我們正要去跟蹤他,忽然一群女生靠過來,一直纏著我們問附近哪裏有咖啡店,等她們走掉,陳少翎已經不曉得去哪裏了!」

志恒長歎一聲,陳少翎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啊。

學弟誠惶誠恐地建議:「我們去搜校園,把他找出來吧?」

「不用了,你們去忙自己的吧,辛苦了。明天中飯我請。」

一聽到小翎進了學校,志恒的心中就有如吊了十七八個水桶,沒一刻能平靜。

他知道在這種局勢混沌的時候,最好是以不變應萬變,但這真的太困難了。滿腦子擔心對手會出什麼花招,從什麼地方攻過來,實在讓人坐立難安。

此外,明明都已經聽說小翎要退出了,他還這麼大手筆,緊張兮兮地把兩個學弟放在校門口把風,還得隨時回報,連打球都全副武裝,萬一到頭來什麼事都沒發生,豈不是真的顯示他怕小翎怕到神經過敏的地步嗎?

最重要的是,要是陳少翎跟他身邊那群人明天給他在學校裏到處宣傳「蔡志恒被陳少翎嚇得整天躲在教室裏不敢出來」,那還得了?

說來矛盾,他反而希望小翎趕快出招了。

往外一望,正好看到那群加菲貓的其中之一從窗口經過。志恒心中疑雲大起,不是在練跳舞嗎?沒事跑到三樓的高三教室來幹什麼?為什麼還要戴面具?而且那人的身材越看越眼熟,好像‧‧

志恒跳了起來:該不會是那小子假扮的吧?

合上書本站起來。他決定豁出去了,今天一定要正面逮住陳少翎,徹底打倒他的銳氣。否則就算小翎真的退學,之前兩次的吃鱉也足以讓他變成學校裏的笑柄!

走出教室,卻發現短短幾秒之內,加菲貓已經不見人影。追到走廊盡頭,卻還是看不到人影,八成是下樓梯了。

志恒站在樓梯口張望,正在考慮下一步時,一回頭卻發現一張加菲貓的臉湊在眼前。

「啊!」志恒失聲大叫,差點摔下樓梯。

「對不起,學長。」加菲貓伸手扶住他:「你沒事吧?」

志恒驚魂甫定,再聽他的聲音不是小翎,微微鬆了口氣。「沒事。」

正想問他跑到三樓教室來幹嘛,加菲貓的電話卻響了。

「不好意思。」加菲貓道了聲歉就走到旁邊去聽電話,志恒假裝走上樓梯,其實是躲在樓梯轉角觀察他的動靜。

加菲貓壓低了聲音,對著話機說:「他真的跟上來了耶。」

「很好。照計劃進行,你的partner在等你。你們已經想好該怎麼講了吧?」

「簡單簡單,反正卯起來鬼扯就是了。」

加菲貓講完電話就快步下樓,後面的志恒連忙跟上。

小心翼翼地跟著他穿過幾道走廊,來到前任校長銅像旁的花壇,在隱密的樹叢旁,有一個女孩在等他。

志恒躲在柱子旁,看見女孩將一個包得密密實實的包裹交給加菲貓。

「都在這裏了,某人說這東西就拜託你了。」

「幫我跟某人說叫他放心。」

女孩不以為然地說:「我說你們也太小題大作了吧?這種事有這麼嚴重嗎?」

「這妳就不懂了,是面子問題。男人的面子是很重要的。」

「好吧,隨你了。不過你要小心,某人今天也在學校,不是嗎?」

加菲貓很疑惑:「哪個某人?」

「就是你要應付的某人啊。」

「他啊,對呀。今天要是被他活逮就很難看了。」

「那你們幹嘛要挑今天?」

「妳又不是不知道,某人明天就要走了,再不拿就來不及‧‧」

這回換女孩疑惑了:「哪個某人?」

「就是叫妳拿東西給我的某人啊!」

「哦,反正東西交給你了,enjoy it。」

「謝謝,一定很精彩。」

志恒聽著這段沒頭沒腦的對話,包含了許多似曾相識的關鍵字,再看這二人鬼鬼祟祟的行止,還有那可疑的包裹,裏面搞不好就裝著陳少翎準備用來整他的道具,更別提那張詭異的面具,讓他心中警鐘大響;再看到男孩轉身要離開,不及細想,立刻衝出去搶那包裹。

加菲貓大吃一驚,本能地一扯,在女孩的驚叫聲中,包裝紙被扯破,幾本書掉了滿地,居然是某本少女漫畫「X影天使」。

志恒愕然:「這是什麼?」

加菲貓大叫:「我還要問你咧!學長,你這什麼意思?」

此時志恒再度體驗到小時候褲子破洞被同學發現的感覺。

強忍心中尷尬,他努力辯解著:「誰叫你們鬼鬼祟祟地,一下說要應付誰、一下又不能被活逮的,別人當然會覺得很可疑了。」

加菲貓差點大叫出來:「因為我們團長只要看到男生在看少女漫畫,就會笑得很誇張,所以我不想給他看到啊!」

「是嗎?那個某人是誰?」

「哪個某人?」二人異口同聲。

「就是明天要離開的某人啊!難道不是陳少翎嗎?」

女孩尖聲說:「誰是陳少翎啊?那是我室友,他明天要回南部去了,要我把不要的漫畫送給這隻加菲貓!」說完又瞟了加菲貓一眼:「你們學校的人真沒禮貌!」

「這樣啊?不好意思。」志恒實在是丟人丟到美國去,連忙幫著把書撿起還他。就在這時候,他靈機一動,又想到一招。

「老實說,學弟,我跟蹤你是有原因的。」

女孩問:「你愛上他了嗎?」

這話引來兩位男士齊聲反駁:「少噁了!」

志恒壓下全身的雞皮疙瘩,繼續說:「我們班幾個人最近在補習班被其他學校的人嗆聲說要給我們好看,所以我們神經比較緊張一點。今天學校人少,要是對方混進來作怪就糟了。可是你們這樣戴著面具到處跑,這樣我們根本分不清你們到底是不是那些人。」

加菲貓喊冤:「因為我們要戴面具上台,所以才要先習慣啊!又不是為了搞怪才戴的。」

「我知道,至少為了安全,你們先把面具拿下來行不行?」

「哪有這種事?你們自己跟人家吵架,幹嘛牽拖我們?」

那女孩反而幫志恒說話:「哎喲,幫個忙是會怎樣?你們這樣遮頭遮尾,到時候被當成賊圍毆,可別怪人家沒告訴你。」

「‧‧好吧。」

他們找練舞團的團長溝通,終於讓每隻加菲貓都回復了本來面目,陳少翎當然是不在其中。

脫了面具他這才發現,那隻少女漫畫加菲貓居然是陳少翎的學弟,好像叫邱什麼的,前幾天就是他送那台錄音機到他們教室來,害他差點敗給陳少翎。也就是說他是陳少翎的同夥,可見志恒之前的懷疑並不是全沒道理。

一之三邱益生看到志恒惡狠狠地看著他,沒有半點不自在的反應,泰然自若地問:「學長,你好像壓力很大哦?」

志恒心裏暗罵:「還不都是你們害的!」

不過,至少他不用擔心小翎假扮加菲貓搞鬼了。

心滿意足地往教室前進,卻有一股刺鼻的油漆味撲面而來。只見在一樓的走廊上,四個女生跟二個男生正在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
killers

第八格

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